“无废城市”建设启示录之发达国家经验

      日前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《“无废城市”建设试点工作方案》。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李金惠认为,近年来,日本、欧盟、新加坡在固体废物综合管理方面开展了积极的尝试与探索,为“无废城市”建设试点提供借鉴经验。他提出,日本持续推进建设循环经济社会基本规划,欧盟委员会先后发布了“迈向循环经济:欧洲零废物计划”“循环经济一揽子计划”,新加坡提出迈向“零废物”的国家愿景等。

  日本:“谁污染,谁付费”

  早在2008年日本城市固废物循环利用率就已达到60%以上。固废物之所以能被充分利用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处理企业有能力投入再生产。例如,在日本,废弃物处理企业回收的混凝土废料,都由产生废料的单位负责支付运输费(约合人民币106-133元/吨),废弃物处理企业完全是零成本运输,因此处理企业经过处理后生产的砂石骨料售价(约合人民币16元/吨),低于普通骨料的一倍。固废回收设备齐全,技术先进,制度完善。大阪产业废弃物回收处理中心,拥有大阪市最大的废弃物收容场所,拥有回收工业废料和路基材料(RC /再生碎石)等不可或缺的各种各样的收集和运输车辆,并且能同时处理包括混泥土在内的8种固体废物。经过粉碎后的混泥土,被作为优良的路基材料进行再次销售。秉承着“谁污染,谁付费”的原则。建立价格机制,完善税收机制,开证环境未来税等。制定激励政策,扶持引导。日本政府推动循环经济和循环型社会的发展已不仅仅停留在理念上。已经通过立法推动循环型社会的形成。为推进循环经济的发展,环境省和经济产业省执行生态工业园区补偿金制度,现有是生态园区都有资助。对废弃物在利用能源设备予以补贴,补贴率为1/3,补贴上限为2亿日元。

  新加坡:全面市场化回收

  为规范固废回收市场。新加坡1999年起实现了固废回收全面市场化,由新加坡国家环境局(NEA)设定标准,按照A、B、C等三类,评定废弃物回收商(GWCs),授权其分别特定回收无机固废、有机固废、废污水(含化粪池、污泥、油脂);而危险废物、有毒废物必须由另外指定的专业回收商进行回收处理。新加坡的固废处理产业经历了从填埋到焚烧和再利用的过程,并且从源头减量,最终有效解决固废物处理的难题。

  欧盟、美国:垃圾处理需市民付费

  欧盟处理市政垃圾要收费,且这一费用由市民出资,资深媒体人于欧洲考察过程中发现“每户人家门口有一个垃圾桶,三个星期能全部装满,就按照垃圾桶的体积量进行收费,垃圾桶的规格分为60升、100升等,在德国垃圾处理费用平均为300欧元/桶”。

  美国在城市固体废物管理方面也十分成熟,广泛利用市场力量,充分发挥许可、税收、抵押等经济杠杆作用。例如,美国各州普遍实行PAYT(pay-as-youthrow)制度,对居民征收固体废物收集费,促进城市固体废物产生者承担其对社会的责任;美国印第安纳州、西泽西州等对需要填埋的城市固体废物征收填埋费/税,倒逼城市固体废物的源头减量和综合利用。

    启示:多方努力,齐头并进

      发达国家在固废处理上的成功经验,带给我们以下几点思考:

  要加快建立有利于促进固体废物减量化、资源化、无害化处理的激励约束机制。另外,政府的努力之余,社会也要增强舆论导向指引,通过媒介大力宣传垃圾资源观、资源危机观,以此提高全民节能减排意识,对于个人而言,也应该自觉规范环境保护行为,从生活的小事做起,树立循环利用意识。

  “无废城市”的提出对于企业而言既是机遇也是挑战,“大量生产、大量消费、大量排放”的生产模式终将成为过去式。必须加速大力发展循环经济,实行制度化管理,改进设备,清洁化生产进程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